收藏 關注
客戶端下載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新聞
圖片
視頻
網絡文學現實轉向的迷與悟
2019-06-18 08:50:23 0人看過 編輯:路克誠 來源:吉網
  “2018中國好書”評選榜單日前揭曉,32部作品當選。引人關注的是,有3部網絡小說榜上有名,它們分別是郭羽、劉波的《網絡英雄傳Ⅱ:引力波》、吉祥夜的《寫給鼴鼠先生的情書》和桐華的《散落星河的記憶4:璀璨》,這是網絡文學作品首次出現在“中國好書”榜單上。“中國好書”把目光投向網絡文學說明了什么?網絡文學如何把握現實題材?又怎樣調和與主流導向之間的關系?為此,本報特邀杭州師范大學文化創意學院教授、中國作協網絡文學研究院副院長夏烈對近期網絡文學的創作態勢進行了回顧和分析。

  ——編 者

  2019年的世界讀書日,步入第六個春秋的“中國好書”揭曉2018年度榜單并在央視播出頒獎典禮,榜單中首次增加了“網絡文學”的新板塊。榮登榜單的網絡文學作品有三種,兩種是現實題材創作——郭羽、劉波的《網絡英雄傳Ⅱ:引力波》和吉祥夜的《寫給鼴鼠先生的情書》。剩下的一種是科幻言情,作者是曾經以《步步驚心》引領網絡言情小說“清穿”文潮流的桐華。然而這回,她的《散落星河的記憶4:璀璨》作為該系列的最后完結,整體構成了一次自我變法,將傳統的言情與新穎時尚的科幻加以類型融合,令專家和讀者耳目一新。

  無法再忽視網絡文學而談閱讀了

  總的來講,是因為媒介變遷的全面降臨,人們的閱讀既有載體工具上的變化,更有文學功能和形式的變化。中國網絡文學20年的寫作大流早已呈現兩大特點:一是抓住了媒介轉型的互聯網、移動互聯網的窗口期,較早也是較成功地生長出了集生產、傳播、贏利為一體的新媒體寫作;二是這種寫作完全地融入了全球化與大眾文化之中,始終明確著自己為讀者受眾即其消費者寫作的意旨。在今天,統計人口閱讀時逐年攀升的數字作品閱讀率和超過4.3億的網絡文學用戶數都在說明,無法再忽視網絡文學而談閱讀了——尤其是企望介入到大眾之中的閱讀引導和從中提煉出來的榜單。而融入網絡文學閱讀板塊的好書榜,除了更具公信力外,理論上也承擔著一部分選優汰劣、激濁揚清的意思。

  首次登上“中國好書”榜的三部年度網絡小說也在呼應上述“網絡文學現實題材寫作”等相關的主旋律倡導。郭羽、劉波的《網絡英雄傳》系列小說目前已經出版了三部,可以說,該系列是近幾年來中國現實題材創作中的一匹黑馬,它敏感而聰慧地選擇了純文學小說與主流網絡小說之間的一塊空白地,從題材選擇開始就具備了特點和優勢。它以互聯網創業“英雄”這樣一種時代新人來反映21世紀商業前沿與人的關系,讓現實的商戰原型大量進入小說,在真切豐富的商戰故事中鑄造互聯網創業一代的典型人物形象、譜系、價值觀和理想主義。第二部《引力場》主要講述主人公郭天宇、劉帥共同創立的在線旅游公司萬全天盛憑借其出色的商業模式異軍突起,與老牌巨頭“51旅游網”兩強相爭,這時國際巨頭通遠來勢洶洶,國內在線旅游市場瞬間陷入紛飛戰火,高速成長的萬全天盛險些成為無情資本攫取利益的工具,郭天宇、劉帥也遭人離間,針鋒相對,公司命懸一線。在郭天宇的不懈努力下,真相層層剝開,兄弟再次聯手擊垮敵人,走向新的輝煌。

  應該說,商戰小說、財經小說經過港式的梁鳳儀階段,大陸的《圈子圈套》《輸贏》《對賭》《創業時代》階段,為《網絡英雄傳》奠定了良好的參照系和閱讀市場,但《網絡英雄傳》瞄準互聯網創業題材即前沿領域,有較好的文學性,人物富有一定的理想主義色彩,使之最終成為一部與眾不同的現實主義作品。

  吉祥夜《寫給鼴鼠先生的情書》的語態、敘事是一部典型的女性向現實題材網文,活潑、幽默、明快、好看。但它的題材選擇、類型融合又有不錯的突破,不再是套路化的言情,而是選擇了一個緝毒警察來創造新鮮的人物、劇情、境界,用明暗雙線布局著年輕警花蕭伊然、刑偵隊長寧時謙、臥底緝毒警秦洛這三個人物的行動線和情感線。當最終三人重逢,破獲特大販毒案時,情感也得到升華,演繹出一場頗具崇高感的大情大愛,拓寬了女性向網文的整體意境。這與男性向的警察題材如驍騎校、常書欣、紫金陳的硬核作品固然不同,也與卓牧閑的《朝陽警事》《韓警官》等社區民警故事迥異,代表了女性視角的警察故事及其感性風格。

  所以說,這兩部登榜的現實題材小說,是一定程度上被提倡的、兼具題材優勢和文學性雙重考量的網文。

  至于桐華的《散落星河的記憶》,我想很重要的一點恰恰在于她調和與選擇了科幻來重構言情。科幻所帶來的新鮮感,以及全新的人物關系設置——在星際的大背景中,男女的愛被不同的種族所阻礙,尋找回來的緣分記憶依舊會影響到兩個種族間的生死榮辱——軟科幻成為闊大的想象元素,即便愛的模式、虐心的模式依然不過是老例,但科幻的構建就讓它整體超拔于一堆言情網文。這是科幻的功勞,也是我們評價的時候對科幻元素的“迷信”。

  主旋律對熱熱鬧鬧的網絡文學的詢問

  2018年的網絡文學現場,我稱之為網絡文學的“現實題材寫作轉向年”。

  事實上從2017年開始,寫現實題材、出現實主義精品的提倡,普遍地成為時代主旋律的一次對文學寫作、小說寫作的干預。似乎很快的,這一提倡對于一方面特別市場化、一方面又擅長于“怪力亂神”的網絡文學要求尤甚。

  換言之,網絡文學是不是可以改造改造,以其生動網感的敘事、黏合粉絲的流量來多做一點關注現實、講述現實,頌贊時代精神,立意“四個謳歌”的工作?我覺得這是主旋律對熱熱鬧鬧的網絡文學的詢問,也是2018年正過著自己20歲生日的中國網絡文學的一場沉甸甸的成人禮。

  當然,在20余年的中國網絡文學歷史中,現實題材其實一直沒有離開過,優秀的現實題材網文也各有各的亮點。有時候,它們是通過行業文的方式涌現的,比如職場小說曾經的爆款、李可的《杜拉拉升職記》;比如工業題材小說的翹楚、齊橙的《材料帝國》《大國重工》;比如涉案刑偵小說的代表作、驍騎校的《橙紅年代》《匹夫的逆襲》,常書欣的《余罪》,紫金陳的《無證之罪》《長夜難明》;比如醫生文的新熱點、志鳥村的《大醫凌然》……強烈的閱讀爽感伴隨著作家認真內行的專業知識,展示出這些寫現實主義作品的作家們高超的類型化故事技巧。另一些時候,現實題材寫作也通過更加近似傳統的現實主義特征的寫法在網上更新文本,比如阿耐的《歡樂頌》《都挺好》,尤其是2018年底改編自她2009年作品《大江東去》的電視劇《大江大河》的熱播,成為對改革開放40周年的致敬和獻禮,良好地反饋了主旋律給予網絡文學的詢問,在增加了人們對網絡文學寫作寬度的認同感之外,也可能在增加主旋律對改造與引導網絡文學現實題材寫作轉向的信心。阿耐而外,像當年崔曼莉的 《浮沉》,近期wanglong的《復興之路》,何常在的《浩蕩》,蔣離子的《糖婚》《老媽有喜》等等,何嘗不是這類風格創作的典型。由此擴開去,我還會想到另一種現實向的寫作,那就是網絡文學對革命歷史題材的觀照,曾經的都梁的《亮劍》,后來的瘋丟子的《戰起1938》《百年家書》等,都在證明網絡文學寫現實生活或者百年歷史是有其傳統的,是可圈可點的。

  近幾年網絡文學的發展態勢

  然而,在這樣對網絡文學現實題材寫作乃至社會主義現實主義要求的過程中,網絡文學自身會碰到哪些瓶頸問題?

  首先,我們必須正視網絡文學的基本特性。網絡文學在互聯網快速成長,成為大眾創作、全民寫作的一塊重要園囿的同時,事實上也創造了它自身的文化性格。大量網絡小說自由、多樣、粗糙、鮮活、快樂,具有一定的虛擬性和二次元性,目的之一就是局部區隔于現實的三次元事理,構建一些“逃避”和“補償”功能的精神文化場所。所以,網絡文學的現實題材創作固然從來就是網絡文學史的一部分,并且佳作不斷,但也同樣是必須符合網絡基本特性的創作。比如穿越、重生、金手指、打怪升級等,作為方法和特點不可能完全棄之不顧。這在嚴肅的嚴格的現實主義寫作面前如何評價、如何要求?容易有不同意見。但**了網絡文學的諸多特性,使之完全和傳統的現實主義趨同,恐怕會有更多遺憾和后遺癥。

  其次,網絡文學在全球化和中華性之間,轉化、融合與復興了一批具有新神話主義色彩、屬于人類文藝遺產的“怪力亂神”的基因。玄幻、奇幻等既有它們的傳統文脈,亦深植于人性。如何理解網絡文學的生態系統和多元文化稟賦,尊重網絡文學的想象力和創造力,不機械地用現實題材寫作一個標準壓抑其他秉性優長,應該是我們在新的網文發展階段要奠定的常識。

  從最近兩年的網絡文學發展來看,精品同樣出自非現實題材寫作。比如烽火戲諸侯的《劍來》、會說話的肘子的《大王饒命》、臥牛真人的《修真四萬年》、愛潛水的烏賊的《詭秘之主》、憤怒的香蕉的《贅婿》等,都是幻想類作品。還有一大批則是歷史小說。因此,發展健康優質的網絡文學作品,同樣要把關注點放到非現實類作品中,從中挑選精品,為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展現世界性想象能力,推動網絡文學國際影響和傳播效果作貢獻。

  相反,我們發現一些披著“現實題材”和“現實主義”外衣的炮制作品、劣質作品正在躍躍欲試地通過本來合理的倡導,占據所謂“精品”的一席地,“評獎文”的稱號多多少少是對這個時候、這類所謂網文的批評嘲諷,這也足夠讓我們在具體工作和網文引導中給予警惕。

  網絡文學真正的成人禮

  發生在不久前的政府有關部門對于網絡文學代表性網站的整改監管,一度成為作者、讀者和行業的熱議話題。一方面,網絡文學事實存在、長期被輕視的很多問題確實到了有必要明確界線的時候了;但另一方面,進一步深化對網絡文學特點特性、發展路徑等的研究理解,同樣是我們“大力發展網絡文藝”的必要前提。

  在我看來,網絡文學擁抱現實題材寫作甚至打造現實主義精品力作,完全可以成為網絡文學發展的一個正向追求,其基礎正是國家社會對于網絡文學的信任和期許。應該有一部分網絡作家可以運用吻合網絡文學特性的方式方法,創造性地做出過往作家們無法完成的現實題材佳作,與大眾讀者接壤,與影視改編鏈接。

  而很顯然,專注于網絡文學在合法合理尺度內的多樣化創作必然是網絡文學百花園的生態文明觀,必然是網絡文學長期發展的生命力所在所系。網絡作家要盡量擺脫唯流量、唯商業的價值觀即心性問題,熱愛生活、熱愛藝術,修養人品靈魂,對創作和創造有純粹的好勝心和向往心,這樣,從本質上擺正了自己的創作位置,合力為“一時代之文學”的理想、機遇作努力,很多問題一定會迎刃而解。

  盤點是為了摸清家底再出發,網絡文學作為新時代的新型文藝,客觀上已然是社會主義文藝事業的一部分,并以IP的意義為影視、動漫、游戲等下游產業鏈提供著必要的故事庫,所以,對它的重視和發展是主流、是剛需。而網絡文學,除了故事庫,應該逐漸樹立起價值基石的作用,越是大眾的,越是應以傳播奠立價值共同體為己任,這才是有趣的靈魂真正的成人禮。

◆部分素材來源于網絡,如有版權問題,請聯系我們刪除。

l篮球比分直播